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蓝信封BBS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46|回复: 1

休假复盘by拌豆西2017

[复制链接]
拌豆西瓜 发表于 2017-6-21 16: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拌豆西瓜 于 2017-7-6 21:07 编辑
前言
连休假都要写总结?嗯啊,我觉得这个假期获得的能量足以让我重启好多遍,希望这个经历对别人也是有帮助的__to小婉姐。
以前读书时,吃半个西瓜,都能写一篇报告,现在失去了那种探索边际的感觉,是太急了还是太忙了__西瓜皮的无限可能性。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在今年年初,一个生活和工作陷入困境的蓝信封小伙伴,在休假的一个月里处理各种事情留下的经验、和一些理智的思考。

附:一封休假之前的邮件日记
----------------------Fw:a gap-month of the year (有删减)----------------------
所以我将暂时地离开蓝信封离开工作一个月了,这个休假的缘起,是因我从去年年底开始身体一直不是很好,无法以最好的状态投入工作;加上对一些传播手法的排斥和无能为力,让我对部分工作产生抗拒心理。我想,应该歇一歇去学习了。
如申请书所说,我在职业化的过程中似乎没有输入而慢慢失去了创造力,而新来的面试者包括实习生,基本都在具体的某些方面比我优秀得多,虽然我也不差,但他们要么非常年轻,要么经验丰富,让我觉得自己的工作是可代替的。
而我并不想浑浑噩噩地过完剩下这一年,小华也非常担忧,我能否在最后一年的时间里,实现和他上一封工作邮件里的三个约定。
某个周末在客厅,听着Dream Of A Dream,它和过去无数触动过我们的曲子相比,真的太普通不过了,但因为音响非常出色,我居然听哭了。我望着窗外,觉得我们现在所拥有的这一切真的太美好了,但这些都不是无缘无故的,它是我们过去十几年努力的结果啊。我们多么用功地读书,才来到这个城市;要多么地幸运,才能遇到一些人;又要经历多少挣扎,才能得到一份满意的工作。
但我又要如何才能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一切?可能只有在不断的创造中我才会从心底相信自己值得拥有这一刻和这一切吧。
-------------------------------------------------
下面我将用10个关键词来回顾休假的这段经历带给我的思考和改变。

1.冷静思考+描述需求是一种能力
休假第二天,诗婧就告诉我,她要搬去美国的同学那边了,我需要重新找一个室友。
休假第二周,中国电信把我家的网断了,理由是首月欠费,其实我交足了一年网费。
对于断网这种事情,我是一个说话温柔的人,无法很好地表达愤怒。在冷静地用纸笔写出是电信欠我10个月的网络服务而不是我欠电信首月网费,并理清我的诉求以及诉求不被满足时可能会采取的行动之后,我只是照着纸上的字,在电话里一字一句不带怒气地念出来,居然就维权成功了。后来发现身边也有一些朋友遭遇过通信公司的霸王条款,我把自己当时的处理方式分享给了他们。
这件事情,让我明白能够冷静地把诉求描述清楚,是很重要的一个能力——人有时候做事情很顺,不单是因为占据的资源多,这是其次,而是他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并且知道如何去达成,只有这样,才能得到恰当的信息或渠道支持。
这个状态再往下延伸,就是如何在短短的一个星期找到合适的新室友。在此之前的四个多月里,我已经在房子的改进和房租上耗费了不少的心力和财力。
我在3月13日调整了招租文案以及发布渠道,在3月17日就找到了现在的室友,她是麦田的全职伙伴,招租期间有6个人跟我联系,她是最快确定的。后来室友告诉我:你知道我当时为什么那么快就决定租下来吗,因为你说“房子很老、家具很旧,唯一的一抹亮色是我的白色钢琴”。短短的一句话透露的细节,留意的人所看重和看轻的也是相似的,我也终于再次有了一种“家”的感觉。

2.爱我们的人在天上看着我们
3月14日,我临摹了桑贝的一幅画,标注写着:内心平静而无所畏惧。感觉自己已经能够没有恐惧、心平气和地去面对比我强大得多的麻烦,想想从小到大,我就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内心的事情。
但即使这样,心里总会有一些灰暗、脆弱、自私的角落,比如自己做不到阳光有爱、胜任工作、顾及家庭、不拖延、不猜疑、不怨念、不敷衍等等。那些说过的事没有完成,我自己比谁都难受。
我确实有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是我从大一就和外婆说,要带她来广州玩,但是她在去年12月8日突然就走了。翻看明道日程,在12月8日之后,我的工作、生活和身体都陆续亮起了红灯,很多项目都是当初信心满满但最后没做成。
外婆给我们留下了很多宝贵的东西,我回广州之前,从她的遗物里取走的唯一一样东西是外公的字典。从小学五年级开始,我每次放假回家就帮她查字典,所以对这本字典有些感情。在假期的最后一天晚上,我带着字典去广州塔、看着地球一小时熄灯仪式、吹着江风、和一车厢的同伴们弹着乌克丽丽唱着歌,从电车的起点坐到终点,再坐回起点,感觉实现了和外婆的约定。
电车外面,熄了灯又亮灯,下过雨又放晴,我感受到一种久违的快乐,感到自己还是一个回应了自己内心、可以给别人带来快乐的人。我是一个信奉自然科学的唯物主义者,但还是会相信,不管我们活得多么糟糕,爱我们的人,会像星星像月亮在天上慈爱地看着我们,他们希望我们过得好。

3.搜索+打标签比归档重要
这是谷歌工作整理术里提到的一个观点,借助强大的搜索功能,我们能够很迅速地根据关键词找到自己想要的文件,不管它在什么地方。
我在3月1日看完这本书,打算在休假期间顺便整理好一些资料。此前经历过蓝信封太多的人来人往,各种图片资料在我这里堆积,而我自己以前并没有良好的文档习惯,加上经历了三个电脑的来回切换,硬盘爆满又坏掉,已经积重难返。每次同事问我要东西我总会非常沮丧。
有了搜索+打标签的意识,我学会慢慢放开,不太固执地非要分门别类不重不漏把那些资料整理得多么井井有条。虽然这个观点,很可惜对很多图片素材依然不起作用,图片还是需要一张一张预览,需要根据更多信息去判断要保留哪一个。
但是,这个观点对于我个人来说还是很有帮助的。一方面,我现在新建的所有文件,都是比较系统化且有标签的;另一方面,如果把人比做一个文件,他最核心的,应该是他所写入的信息有多少分量,值得多少次被惦记起,以及他是否具备一些跟自己匹配的标签,比如摄影师。这样,他归属于哪里、他所属的团队是不是很厉害,甚至他是不是孤零零地埋没在人群中,都不是最重要,总会有人找到他并引用的。
我们是一个“被关键词搜索”的人,还是“被菜单索引”的人,我认为那些非常了不起的人是两个途径都会被很快找到的,而我们大部分人一般满足不了这两个,只是在叫不出名字的细枝末节做着一些游离的工作。如果可以,我认为做一个“被关键词搜索”的人更难能可贵。谷歌曾经的一个工程师也说过:“有些人身上的光环是自己有本事,有些人身上的光环完全是公司的,一定要分清楚。”

4.讲故事+对摄影有了新的认识
休假期间,我每天都有写日记,我写日记一般很短,每天只有一句话总结。就如你现在看见的,这个文章的小标题其实就是好几天的日记集合,虽然它们对别人是残缺信息,但我能在其他任何时候,看着这几个关键词就把当时的经历和思考准确描述出来。这个能力可能得益于大学的摄影经历,图片日记培养了我用极短的文字去记录一个事件、而后从一个图文碎片还原出更为完整的信息、并串成故事的习惯。
3月6日,因蓝信封“许我一张明信片看未来2.0”启动,我被邀请去WOW窝沙龙空间做了一场线下分享,在制作PPT的时候,有那么一刻被自己的照片感动到了。那种感动不是自恋,不是照片拍的有多好形式有多酷,而是它的关注点。摄影师的镜头可以有无数个选择,而我当时为什么会选择纪实和人文,会选择看见那些被忽视的孩子,会选择用那个角度去拍摄,而最终捕捉到他们那样特别的眼神。
我渐渐明白自己走的不是文艺小清新路线,也不是充满实验性的个人表达的路线,虽然我有经常给人这种感觉。其实我可以跟摄影一起走得更远,它对于我已经不仅仅是观看和记录世界的方式,还是一种表达方式。一个好的摄影师能够赋予相机以生命,就像作家的笔、侠客的剑。杨晓芬说过:你的血里有风作品也不会差。这句话我现在才懂,关键还在人本身。
离开学校3年,我才意识到摄影带给我的改变有比想象的更多。虽然走的很慢,但不可否认也比想象走的更远。或许这种对于一个学科的思考,以及对记忆碎片的组织叙述能力,才是我独特的地方。

5.修复睡眠
以前不舒服,睡一觉就能活过来,我得出的经验是:好睡眠治百病。但是有一天,我的睡眠也出现了状况。
休假前的近两个月,断断续续患有睡眠瘫痪症(鬼压床)和多重梦境,有时发生在家里,有时是在办公室午睡时。那段时间,睡眠对于我并不总意味着休息,而是挺累的一件事。好几次完全醒来时几乎已经筋疲力尽,一天、两天、三天,总都有那么一刻似乎很接近死亡。在梦境里我也会提醒自己,这里不是现实,你还没有醒来,你必须醒来,不然就再也回不去那个世界了。挣扎了好久,有那么一刻也想说算了,回不去就回不去,就这样睡死算了。但是想到现实世界里的亲人,我不愿意死在梦里,让他们伤心。
这种压力在我决定请假的时候就自动解除了。
因为,如果把“对部分工作产生抗拒心理”当作一个问题,我的答案可能已经不在工作本身。当然,我为此做了不少功课,通过环境的改变和习惯的培养去恢复睡眠。
不知道你有没有那种童年的记忆:炎热慢慢褪去的夏夜在父母或爷爷奶奶身边,吹着风,听着虫鸣和星星的呢喃,甜甜地进入梦乡。我用这个记忆中的画面去抵抗压力和恐惧,慢慢地感受到一种月色如水的宁静,在黑夜中安然入睡,直到第二天被太阳唤醒,在清晨的鸟叫声中,感觉自己拥有和不知疲惫的孩子一样的生命状态。
睡眠瘫痪症我并没有在休假申请中提及,但它确确实实让我感受到死亡的威胁,让我开始思考自己要如何才算在这个世界活过而不只是一场梦,一场放弃挣扎了就回不去另一个世界的梦。这也是我休假前在客厅里听到dream of a dream时的感受吧。
一个人活过的痕迹,在我目前的概念里,是“去创造一些东西”,是“爱你的人会惦记你”。工作、生活、物质、名声,都是帮助我们实现它的一个载体,但它们都不是我们最终要寻找的那样东西,而我们又在寻找什么呢?

6.拔牙患者友好饭堂
2月28日,医生帮我检查出有两颗智齿要拔掉,其中一颗可能是引起我头痛的原因。
当时医生的建议是一周拔一颗,所以我预计整个假期有一半时间只能吃流食。想到放假了还不能好好吃饭,也是挺惨淡的,我只能给自己设一个目标:每一餐都不重复。如果能够做到连续半个月每一餐的食物组合都不重复,就给学一颁一个“拔牙患者友好饭堂”证书。
这段时间,我吃饭比上班时积极很多,每到饭点,就骑着小单车去找吃的。因为只能喝一些粥、麦片、牛奶、果汁、豆浆这样的食物,很容易饿,我一天需要吃五到六顿。我把学一、南草坪、小西门、小北门刷了一遍,加上自己也煮了一些,算是维持了每一餐都不重样,还是可以给中大颁个“拔牙患者友好饭堂”的啦,学一的各种鲜榨果汁、小西门的各种现磨粗粮豆浆,在那段时间都变得很好喝。以前上班经常没胃口,但熬过了拔牙恢复期,会觉得食物真的是很美妙的。
从口腔医院出来的时候,我的积蓄已经花光,之前比较衰,各种破财消灾哈。
走在回家的路上,想起以前有一段时间在颗粒实习,期间有好几天提不起精神,当我最后发现是因为自己感冒了,突然就很开心,因为感冒是可以对症下药的啊。而这次我也突然意识到,我年后很多传播放不开手脚、设计没有感觉,是因为睡眠不好加上穷困而不是真正的灵感枯竭,我就宽慰了,找到了原因,问题就变得不那么可怕。因为病是可以治的、钱是可以赚的,灵感也不会永远抓不住的嘛。
这是我在3月16日和春叶的对话:
-不管做什么,我们的心都不能枯掉。
-应该不会,多浇水。
1.jpg

7.财务规划+1/4的人生
对于这次有点头大的经济问题——积蓄全无又非带薪休假,我对自己较满意的有两点。
一是我较早地主动了解财产和寿险规划,对自己生活中的各种变故有所意识,不会由于一时的灾难降临就失去了生活质量的保障和东山再起的资源——至少说,我在遭遇意外的时候,不会给身边的亲人朋友带来经济上特别大的冲击,不需要去做众筹。
另外一点是我保持了每年都有一笔钱是花在学习以及相应的硬件配置上,这让我现在有了很多依靠,这些在财产管理上归属于投资性消费,它让我有条件保持进步,去获得更好的成长空间。
2月25日也就是休假的第一天,跟一个朋友吃了拔牙前最丰盛的一顿晚餐,在谈到我们的人生是已经过了1/3还是1/4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的答案不太一样,但都同意“谁说得准明天意外就到了呢”这个说法。
回家以后,我像做数学题一样,先假设自己能活到90岁,那我今天所做的事情是否是给90岁的一份礼物;再假设自己明天就要死去,面对生命的戛然而止,我对过去以及现在这一刻是否有后悔。这两个假设,决定了我待人处事的方式,包括处理意外的方式。
我想对这个朋友说:谢谢你让我深刻地理解孤独,虽然我表现很幼稚,总是理性而自私地寻找个人生命轨迹的最优解,但我知道理智只是保护壳,在我心里,这个最优解的算法,是爱,是概率为1。我们这一生,做的很多事,就是在寻找或创造一个让内心的孤独得到平衡的东西。不管是微信还是给留守儿童写信,都是在回应孤独。

8.细致入微的观察+微小的生命
3月10日下了一整晚的暴雨,我半夜醒来点亮书桌的灯,看着《虫子旁》这本书,一页一页地翻,细细地读,直到天亮。对于这本书的期待,我一开始把它的装帧设计看得比它的内容高一点,但从爆水管的蚂蚁搬家那一页开始,就被作者那种敏感的、细致入微的观察感动到不能自已。
“当我趴在地上看虫的时候,在我的头顶上,是否还有另一个更高级的生命,就像我看虫一样,在悲悯地看着我。”
我做不到像作者一样,对弱小生命的世界保持这样的感同身受,对于闯进我家的小动物,我总会把它视作不能容忍的入侵者。当我理解那个微小的世界里也有惊心动魄、从容执着、生生不息。我能做的,只是对自然界里的它们的多一份尊重、少一份打扰。
3月12日,我种了一棵树,取名叫桑贝·林一叶,并在这一天的日记里写着:“以后不养宠物,但每年种一棵树。”我只能用这种方法来表达对其他生物的友善了,明年我要种的树,名字叫雅克·埃利芬·林二叶,埃利芬是大象Elephant的谐音,之后每一棵树的Middle name会是一种动物的名字,First name有其他的意味,这里不展开。
3月20日,我去珠海拜访一个教小学生自然科学的师姐。那天下午,她正在教学生们解剖油菜花,她说每一朵小花都有生命,每个小组共用一朵花,不要浪费,要认真解剖,做好记录,才是对小花生命的尊重。我把看完的《虫子旁》送给了师姐,当时她穿着宽松的白色裙子,肚子里怀着三个月的宝宝。
在珠海的这个小角落,有三百岁的木棉树,有藏着精致书屋的古祠堂,有不停息的海风,微小的生命依偎着苍老和永恒。

9.科学家的天真+趋善和趋恶的力量
9.1
这次休假,看了8本书,其中2本是用第一人称写的,一本是奥格威《一个广告人的自白》,另一本是费曼《你干吗在乎别人怎么想》。
在书中我看到一个了不起的商人和一个天才的物理学家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奥格威说:“我的自负是有选择的,除开广告之外,我是一个可怜的笨蛋。”费曼说:“我认为当科学家思考非科学问题时,他和所有门外汉一样无知。”奥格威坚持广告是对消费者的允诺,费曼坚持自然规律是不会作假的。
我当然希望自己能够像他们一样——在很真实的脾气背后,有着对一个领域的实诚、较真和全心投入,以及在承认无知的基础上对学科价值的反思。
我会比较喜欢科学技术,因为它实实在在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另一方面,相比于科学家精神,我们要面对的人性复杂太多。
9.2
休假的某天遇见一个老朋友,很失落地跟我讲起一个帮工伤工人打官司的很善良的律师前不久被污名化,我们这些和他没有过任何接触的普通老百姓,都可能从各种官方或非官方的渠道得到关于这个律师的很负面的信息。当朋友的父亲收到手机订阅推送的新闻时,不知情的他还提醒自己的孩子要提防这样的坏人。朋友当时很震惊,跟父亲说:我认识这个人,他是一个真正的好人,真实的情况不是这样子的。
知道真相的人不多,能像这位朋友一样为真相辩护的人就更少了,于是我们大部分人生活在扭曲的历史里。
9.3
这样的历史为什么会产生?法律还有必要吗?这个问题,一路问下去,会到哲学门口。
3月2日,我从西塞罗的论责任开始接触西方哲学。里面谈到公正:一个管理者得到的尊敬,应该是别人由心而发的尊敬。别人由心而发尊敬你,是因为你很公正地处事。透过给别人好处,或给别人恐惧得回来的尊敬,不是真正的尊敬。如果你需要透过给别人好处来获得尊敬,说明你对自己的公正不自信,如果你需要透过让别人害怕你来维护你的荣耀和权威,说明你本身就是一个充满恐惧感的人,那管理出来的结果会怎样呢?接着讲到法律的产生,因为管理者需要是一个公正无私的人,但人无完人,于是需要制定一套公正的标准,这个标准,就是法律。法律就是确保用同一把声音,永远地对所有人说一样的话。
以上,律师身上没有答案,问题出自本应得到尊敬的管理者的不自信和恐惧感。
这里又要讲回科学家精神了,出现问题时,不做自欺欺人之事,先承认自己的无知,然后去寻找解决方法。

10.知易行难+一些习惯的养成
回归蓝信封的时候,我已经切换到一个相当不错的状态,用小华的话来说,是:王者归来的霸气。而这个切换,不是一个shift键就能完成的,它需要多个方面的努力。
一是信心的建立。休假期间,我有意识地学习并培养自己清晰梳理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因为打破了限制,当时遇见的问题都能得到顺利解决,这给我的信心累积了势能。大三暑假的时候,我给自己发明过一个节日,叫“理想实验周”,在这个节日里,人有足够的时间和足够的金钱,可以去做任何尝试,只在结束那一天看自己能走多远。几年下来的实验结果是:可以更远。
二是信息的交流。休假期间,我拜访/接待了12个人,除了闺蜜是一直保持信息和思想同步,其他朋友都在不同的世界里有各自的小成就。把翻译发展成事业的Linda、刚辞职转自由插画师的Robin,十年未见一见如故的Nana……他们给我的感觉是:要有多优秀多强大,才能坚持做自己。
三是主动学习。一方面是,保持每天在学习上有所收获,这一天的成就感会高很多;另一方面是,对不同学科保持虚心和好奇,数学、艺术、经济、哲学,对世界的认知拓宽一点、再拓宽一点,世界大了,烦恼就小了。
四是习惯的培养。我现在坚持7点多就到办公室,先做一个小时的比较费脑的创造性或规划类的工作,在9点正式上班之后再开始做日常工作。这是我能够在晚上心安理得早睡的原因。
比起理性的分析,其间温暖的回忆更多。我感到有个人把我紧锁的内心世界打开了。假期尾声的时候,我回了一趟中珠,吹了一个晚上的海风,给自己放下过去的勇气;去深圳参加表姐的婚礼,见证她和姐夫十一年长跑的爱情;在最后一天及时赶回广州,在小礼堂把一封很重要的信交到一个朋友手上;甚至到地球一小时结束后,回家的路上还能在中大站C出口前后遇见小华和梗叔,这种概率,只能用“世纪偶遇”来形容。

写在最后
还是很感谢理事们批准了我一个月的假期,这段时间也辛苦办公室的各位同事了。
希望这次回归,能够给研发带来一些实在的东西,和一些探索边际的视角和勇气。
拌豆西2017.06.21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lBLRZ 禁闻视频 t.cn/RxBCc6q 好多年前,我在上海本地某论坛混的时候,去过那个网站,整整一层楼面办公的都是管理员,专门删贴的。网络是智力密集型行业,在中国却是劳动力密集型的。  发表于 2017-8-30 20:0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blueletter

GMT+8, 2017-9-20 20:48 , Processed in 0.09318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