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蓝信封BBS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74|回复: 14

【一千零一夜.过客版.005】改变,从了解开始

[复制链接]
过客 发表于 2015-12-14 01:28: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言:《一千零一夜.梁文道》很多人说现在没人读书了,我不这样认为。
《一千零一夜.过客》   很多人说现在没人写信了,我不这样认为。

正文:改变,从了解开始
备注:这是过客写给某即将成为妈妈的某公益伙伴的邮件。

LJ,
     不知道你休假没有,就挑休假时分和你邮件。因为并非工作内容,更多是议题和视野的探讨,我想我们的交集,更多是志愿团队建设,或者青年成长吧。推荐梁文道的《一千零一夜》中的神义论,其中说到中世纪科学家与世界各地伙伴书信的故事,我想和你的书信,也大概于此。

      或许你不习惯邮件可以非工作的探讨,不过你当做是信件即可,不必立即回复。这封邮件就讨论“青年人需要什么,真的很需要公益吗“这个议题把。

       如果只是噱头或者时尚,这可能是危险的,事实上,我个人对于目前圈内志愿时为宣传口号的学生公益活动宣传,感到可怕,就在我上个月参加志愿者公益培训,主办方就以此为噱头,并貌似,很多学生,还要对比哪个活动拿志愿时性价比高。。。

       与志愿时的数量相对应的,是指标、效果、几等奖等的评比带来的可能负面效应,也算是做了很多大学生比赛评委了,每次都自愧不如呀,感觉自己和16梯队伙伴做了七年的蓝信封成绩,远不如一个三下乡活动或者某社会创新活动给受助对象带来的”改变“大,因为我看PPT列了九点,每一点都非常自信。

       其实改变真的很缓慢的,就算是非常有效的介入,而且难以评判。而改变可能最终都不得不落在”公平正义“四字,在这个特殊的国度,又是何等的艰巨。 为了鼓励新人勇于去”献爱心“和”行动“,过早告诉他“你很厉害,你改变了很多”,然后评奖还分一二三等,真的好吗。

       说句比较狠的后话,一项公益活动自然是有限的,也自然要享受短暂的喜悦感和接受鼓励,这些都是非常珍贵和必须的,但如果不进一步鼓励去思考背后的环境机制,这些弱势的存在你觉得很正常吗,难以体现公益的真正意义。
       当然一旦思考,我们不得不陷入无力无奈,关于无力感的讨论,这里不再展开,相信是每一人深度参与者都要经历的,过客在001篇《拯救大兵瑞恩》已有论述。

       这是一个开放的讨论,当然,不是每一个人都需要深度参与公益,公益更多是一种习惯和第三空间的补充,让我们形成更为社会化和健全的人格。但是对于需要深度公益的伙伴,或者自认为能改变世界的人,上述问题还是值得思考的

       安,期待您的回信。在这个凌晨的麦当劳,此时是音乐里是张信哲的《过火》,过客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应该是17岁那年。。。某地某校某些人,无尽的记忆。。。

      最后引用某欢在今天中大蓝信封志愿者培训的某话结尾:
      “改变,从了解开始”

------过客,2015年12月14日凌晨于麦当劳中大西门店角落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mJTrC 禁闻视频 t.cn/RJJZmvT “绝不照搬西方模式”西方模式是什么?不敢说.①新闻自由,不敢搬,因为害怕人民监督.②官员财产公开,不敢搬,因为害怕腐败曝光.③官员选举产生,不敢搬,因为害怕人民不   发表于 2017-8-30 22:08
 楼主| 过客 发表于 2015-12-25 14:31:17 | 显示全部楼层
萧萧。。。 发表于 2015-12-25 13:28
为了夜爬报名,顺便逛了一下论坛,看到山竹的这些思考非常难得,也生出一些想和你探讨的欲望来。

只回 ...

看到帖子被讨论,感动莫名。。。。。
鱼叉 发表于 2015-12-14 09:14: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青年人真的很需要公益吗? 前天去了公益映像节,场地布置完善,流程清晰顺畅,嘉宾分享含金量高,虽然于我难以消化但确实刷新了一些观念。不仅如此,还偶然看到华师同专业直系的师兄师姐五人结伴而来并在提问环节中积极发问,探讨公益与志愿活动如何在高校中更好传播而不是社团内部的自High。

在结束之际带着疑惑和收获准备离开,听到门口工作人员喊,在左边签退,心生疑惑,过去一看,“请问我需要在哪里签名呢?这张表上找不到我的名字”“噢你是第一个来的那个,你不用的。”,而后有听众问“这里是那个兼职猫的签到对吧?”“对”“工资打到支付宝对吧?”“嗯”,想起今天怕没有位置,提早到挑了个前排中间的位置坐下准备观影(暖场的其他机构公益片),后面陆陆续续来到的听众一直在往后坐,在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公益片严肃氛围下,叽叽喳喳的说笑一直从后方传来,顿时明白了些什么。

当参与一场精彩的分享会,而下边坐的不是对的人,其中滋味无法言语。 但这些于我并不重要。就像看到获奖影片“活着才是生命的意义”,导演郄良海先生说“其实我在那短短的三四个小时内就拍到了这个没有手指的老人(一个独自生活七十余年的麻风病康复者)锄地的时候用力过猛,锄头飞出去掉到河里,他又自己爬到河里把锄头捡起来,再一步步爬上来,他没有手指。甚至他的棉被的棉花已经滚成一团,床单上全是老鼠屎,被老鼠啃得一块一块的,挂在天花板上的玉米也被啃的乱七八糟。但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老人会认认真真地做好自己今天唯一一顿饭,养了一些活物比如说鸡啊猫啊,他还一直给他养的猫添饭。这就是我想表达的——老人虽然很苦,但我们摘去他生活很苦的部分,不去宣传他的生活多苦多艰难,我们只留下他认真生活的镜头,向大家传达一个信息,再苦再累,我们都要珍惜生活,不要放弃,认真活着才是生命的意义。”

更多去传播正面意义可好? 我觉得现在大学生接触公益基本是从正面积极的方面了解的,即单纯认为“公益好,有意义”,大家认为自己参与公益后能带来的是正面影响,期待不一样的未来。而人本来就有更多关注负面消息的本性,执行过程中如果无力感太强的时候没有报团取暖,可能就选择了默默淡出甚至再也不想参加公益(因为跳出自己的舒适圈吗?),毕竟这不是他们以后会从事的职业。

就拿蓝信封来说,队员之间交流较多,从项目地回来或者招募不顺利时可以彼此支撑,但大使与大使之间,大使与队员之间基本是独立的,交流较少,比较容易脱团,默默写完一年的信作罢,可能以后再也不想参与了。好像前几天哪个队员说有一位大使说过“我都快忘记蓝信封了,但每个月还有一封信”(不记得了,大意。)如果队员能加强和大使的联系,认真对待他们提出的每一个问题,积极帮他们寻找经验支持,他们的无力感是否能被分担一些?

如果蓝信封是一个强大坚固的机构而不仅仅是一个温暖的家,大家会不会更愿意依靠它?我更希望她能从各个角度做好做精一个通信项目,传播正面,拾起负面足矣。

李佳琳 发表于 2015-12-14 13:26:2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我自己看来,青年人需要公益去了解这个世界,然后学着去爱这个世界。但我们也不得不面临无法改变现状的无力感,就如同我们的每月一信,其实给不了最实际的物质帮助。但我们让大使去用心感受远在乡村的留守儿童最真实的生活,然后学着去关心他们,当他们专属的大使。
自我与我的专属大使写邮件之后,我会很明显感受到了依靠和幸福,甚至是优越感。我一直记得在我最痛苦的时候,收到她的第一封邮件时,我放下了手头的工作,给她回了邮件,那一封邮件可以说给了我最好的安慰,让我知道有人在关心我的痛苦。如套用共情,这应该就是书信项目最能打动我的地方。
我大学时期,参加志愿活动也是为了综合测评的2分而已,但不可否认,在物质的激励因素之下,学生会更加主动去参与公益项目,而我们也需要相信,这些人之中会有人因为公益的力量而愿意真正的为社会一些什么。
佳琳姐姐难得一次的回帖,写于通完厕所即将收拾狗屎的时候。
拌豆西瓜 发表于 2015-12-14 19:52:4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实际上,我是最容易逃避又最容易坚持,但至少,只是在传播我们项目的时候会无比谦卑。
 楼主| 过客 发表于 2015-12-15 00:34:23 | 显示全部楼层
鱼叉 发表于 2015-12-14 09:15
手机输入没办法换行,见谅。

完全被你的诚意感动了。
风一样的菇凉 发表于 2015-12-17 01:12: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多时候我们做的事情(所谓的公益中的一个行动吧),某个活动某次服务甚至像蓝信封那样子一封书信也好,投入不是马上就能看到改变,不是立竿见影的( _)。但是为什么去做……是因为为着期望的改变而不断求索积累的过程中,虔诚地希望一点点积累会好一些更好一些;还有自己更是学着将心比心(好吧,这个东西就同理心),我们对周遭的人无论是否产生连结,都怀有更多的理解,学会和不同处遇人之间怎么建立关系(背后就是理解),这些体验和自我沉淀其实就是青年人成长的一面( . )。 当然,这也很需要搭建伙伴之间交流和扶持的平台,去构建更多的连结,关系上情感上还是怎样都好,反正人和人之间的这种力量也是无形中推动青年人成长的。还有,即使是一道最微弱的光,也要将它洒向需要温暖的地方●﹏●,或者举手之劳,或者多一份理解,多一份感同身受的思考,服务于需求又超越单纯的施予那么一点点,就那么迈出了一步也可能是公益伢。
山竹 发表于 2015-12-17 23:38:4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楼上大神们的回复,小生也来凑个热闹。
关于公益
这个问题我思考过很多。曾经有人在课堂上问韩老师,是不是你们做公益的都以为自己是“救世主”,都怀着一颗拯救世界的心,想去改变世界,或者怎样怎样的。韩老师怎么回答我忘了,但我相信这个问题是很多普通学生的疑问。其实我也有这个疑问。我也觉得那些做公益的人都怀揣着一颗拯救世界的心,或者说充满着对这个世界的悲观。我知道无论蓝信封也好,韩老师也好,或者说其他公益机构的人也好,都是用批判的眼睛去观察我们周围的世界,然后想去为不平等不公正发声。曾经我也是这样,觉得公益就是去为所有不公平不公正呐喊,然后去改变,或者去付诸实践。然而,后来我想,我们是不是太悲观了?我们把很多东西都看成“敌对势力”,比如说政府。我们习惯于觉得“自干五”“五毛”是没有思想的人,是不值得褒扬的,同时我们又倾向于来自境外的各种声音,觉得世界就应该跟西方一样,或者跟香港一样,或者说跟我们心里想的一样。我们对很多改变要求立竿见影,要求立刻就发生改变,我们恨不得这个社会马上就成为一个无比美好的社会。可是,中国人习惯于循序渐进式的变革,有时候这种变革实在太缓慢了,缓慢得我们都见不到改变的迹象。然而变革确实在发生。所以,我想说的第一个点,就是我们不能太急切地去要求改变。
再说回志愿。我觉得做公益的人好像总是高高在上,看不起做志愿的,就是那些下乡的,青协的等等,但做公益的人做的事情,其实好像也并不足以拿出去作比较。学生志愿有校园的局限,公益是社会化运作,两者并不在同一维度上。还有就是做公益的人思想也并不见得就比做学生志愿的高出多少,我们总是强调我们要反思追问,要去对各种社会问题做深入探讨,但我又想,我们何必要把这些思想枷锁强加给每一个人呢?喜欢研究这些的自然就会去关注和探讨,不喜欢的反而会反感这些东西。有时候做一下志愿者,内心感受到了满足,这也就够了,何必去思考我做的志愿到底是不是真的改变了什么?
再说到青年人和公益,青年人一定要去做公益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青年人有一千种一万种成长方式,公益只是青年人成长的一门选修课。改变那些不公平不公正一定要公益吗?我觉得答案不是唯一的。很多企业家,很多知识精英,都在用他们的方式去影响这个社会,促进这个社会的变革。我突然想起潮汕地区的一个关于抗战老兵的组织,他们起初是由几位当地企业家自发组织的一个团体,后来进来了各行各业的人,但如果你问他们公益是什么,我想他们可能完全不知道。你问他们为什么去做那些东西,他们估计会回答我觉得我帮助别人,我很满足。然后他们改变什么了吗?我觉得他们让抗战老兵得到了人们认可,也唤起了公众对这个群体的注意,但他们的出发点其实只是关怀这些老人家。
最后,我想起知乎上的一句话,说美国的很多精英认为,社会不能太“美好”,社会本来就应该存在不公正不平等,为什么呢?因为不公正不平等才能激励人们去奋斗,去改变自己的生存环境。如果每个人都是富二代,或每个人都是小康之家,那还有谁去更加努力生存呢?
风一样的菇凉 发表于 2015-12-17 23:47: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客 发表于 2015-12-17 17:34
膜拜楼上的。

上面讲大了,也似乎偏离楼主讨论的东西,原谅≥﹏≤。其实沉下心来看,高校学生的态度(偌大虚无的成就感)体现出来的只不过是公益被“伟大化”曲解了,因为大部分人(稚嫩的学生,曾经的我们)尚未被那些有需群体真正“触动”和理解他们/自己……所以像封子们这样踏实和坚持不懈地走进留守儿童内心的伙伴,换个角度,很需要同伴扶持和薪火传承的力量,在你身上看到了伢。(纯粹是关注青年人的成长,局外人碎碎念哩,见谅●﹏●)呜,不能好好发表情辅佐文字表达的贴吧真是不愉快(ω)
萧萧。。。 发表于 2015-12-25 13:28:32 | 显示全部楼层
山竹 发表于 2015-12-17 23:38
看了楼上大神们的回复,小生也来凑个热闹。
关于公益
这个问题我思考过很多。曾经有人在课堂上问韩老师, ...

为了夜爬报名,顺便逛了一下论坛,看到山竹的这些思考非常难得,也生出一些想和你探讨的欲望来。

只回应你的第一点:
很久之前,在了解了一些关于女权主义者的言论和行动之后,我也有和你相似的想法:这样是不是太激进了?是不是有些矫枉过正?
后来才发现,女权主义者也包含着千万种不同的思想,有的温和,有的悲观激进甚至偏颇。她们做的事情也大不相同:有的只是在日常生活中提醒身边的人注意性别偏见,有的怒而发声,做一些吸引媒体眼光的事来呼吁和反抗。
她们真的太悲观太激进了吗?社会总体在向一个更好的方向发展,为什么要放大这些不平等不公正的方面让自己充满愤怒?为什么要要求社会立刻改变呢?
但是,如果没有他们,很多人甚至意识不到现实中存在的不平等。从自己做起感化身边的人固然值得尊敬,勇于发声博取社会关注同样有效。

打个简单的比方:如果说正确的客观的认知是一条中间线,当整个社会的大多数人都站在偏左的时候,必须要有一些人站在偏右的地方,告诉大家可以这样想,可以往这个方向移动。
这就是我为什么觉得激进是必要的。我甚至敬佩那些有自己坚定立场不随波逐流的人,他们对社会的看法不一定客观不一定准确,但是他们有自己的独立思考,他们在平衡社会的观点。
我们应该要求立刻改变。因为“要求”和“现实”是有距离的。当现实非常骨感的时候,我们只有要求它非常丰满,并且为了这丰满去努力和行动,最终得来的结果,可能也就是差不多介于骨感和丰满之间。
静丽何 发表于 2015-12-25 15:53:01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非常抱歉,一直未回复你的邮件。很开心可以在论坛看到这么多的分享。
我从大学生开始接触公益,到毕业后成为公益机构的工作人员。因为从事的是青年志愿者工作的关系,与很多学生志愿者共同成长,也见证这大学生群体对于公益行动态度的变化。

“青年人需要什么,真的很需要公益吗“
我把题目的青年人暂且定义为学生。
在2005-2010后期间,青年人对于公益的需求是很大的,当时兼职、社会创业并不流行,学生生活相对单调,很多的学生都希望通过参与公益更多的了解社会,这个是他们参与公益最初衷的要求。他们对于公益没有特别的想法,主要是以参与志愿者协会组织的各项活动为主,行动中主要停留在较浅的层次。
2010年后,随着社会的发展,学生的社会实践活动越来越多,他们更热衷于做兼职、担任学生干部、或者自己创业,公益对于他们而言,早已经不是唯一的选择,对于公益,参与志愿服务的热情相对降低。与此同时,学生对于参与社会服务有更多的思考,他们期望活动有利于自身发展,希望参与一些能展现自己能力的活动,而不是仅仅参与行动本身。

如上所述,从大环境来说,随着社会实践机会、创业机会的增多,导致学生对于公益的硬性需求逐步降低。从学生个人来说,学生群体越来越具有独立思维,他们对公益的需求层次上会更深,有意义的活动,更能吸引学生参与公益。

暂时回复至此,有其他想法,继续在此分享。祝福大家圣诞快乐!
 楼主| 过客 发表于 2015-12-25 16:0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静丽何 发表于 2015-12-25 15:53
真的非常抱歉,一直未回复你的邮件。很开心可以在论坛看到这么多的分享。
我从大学生开始接触公益,到毕业 ...

强贴留名,亮点好多,静待深入分享
guokezwh 发表于 2015-12-26 13:3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都说我是马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blueletter

GMT+8, 2017-11-24 05:57 , Processed in 0.11229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